mg电子游戏网站【www.mg4355.com】mg电子游戏下载

热门关键词: mg电子游戏网站,www.mg4355.com,mg电子游戏下载

一个90后的暴走大冒险_《见证》系列专题第74期

2019-01-01 作者:mg游戏   |   浏览(119)

  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谁是世界上最帅的人?贝克汉姆、乔布斯、克鲁尼、史莱姆?全错!正确答案是跳起来顶一下藏在不起眼处的“ThankCreate”这个名字。这款“史上最虐心游戏”画面简陋,下载量却达数百万。作者“ThankCreate”,谢创,一个下巴蓄着小胡子的90后大男孩。

  大学期间,谢创单枪匹马完成十多个项目,积累了开发经验,也培养了他的自信

  1990年11月,谢创出生于湖北黄冈下辖的某座县城。父亲是小学计算机教师,他自幼接触电脑,与游戏结缘。

  高中三年,谢创就读于全国重点中学黄冈中学。他的高考目标是清华大学,但临场未能正常发挥,最后考入华中科技大学软件学院。

  大二那年,在同学的影响下,谢创加入华中科技大学创新团队“Dian团队”的国际项目合作组。自此,他的大学生活完全改变,不再是上课、踢球、玩游戏、睡懒觉之类的传统节奏,除课程外,每天还要埋头项目开发,忙到很晚才能回宿舍。

  国际项目合作组的每一位成员,均可以以个人为单位,在海外外包平台gDev上承接项目。每个项目约有数百美元报酬,按一定比例分配给参与者。谢创单枪匹马接了十多个项目,几乎每个项目都成功完成。

  大三,他从软件学院转入电信系下属的“种子班”。这是一个基于项目的信息专业教育实验班,十八名学生,每年至少一门全英文教学课程,包括“批判性思维”等国际化课程,且格外注重动手能力的培养,八成以上的课程安排有课程设计,两年完成25个实践学分,每周至少花20个小时做项目。

  例如,其中一个课程设计是研制手机,从材料组装到最后成型,还要实现无线支付功能。那段时间,谢创与其他三四名同学编成一组,每天奔走于武汉的电子材料市场上。

  同宿舍的舍友几乎见不到谢创的人影。尽管失去了校园生活的诸多乐趣,但他并不后悔

  “那段时间,每天能在凌晨四点之前睡觉就太幸福了。”谢创说。大学最后两年,他必须兼顾“种子班”的课程与Dian团队的项目。

  长期忙碌的作息安排,让他养成了每天必须在凌晨四点之前入睡的习惯,否则便再难合眼,只好躺在床上看看视频,熬到第二天早上,再赶往Dian团队的实验室,或是继续“种子班”的课设,如此日复一日。

  大四那年,谢创成为Dian团队的技术部部长。当了部长之后,项目以外的杂事更多,每天忙于开会、盖章、接待来访者、组织团庆、招聘新人、张贴海报。

  整个大学期间,同宿舍的舍友几乎见不到谢创的人影,彼此交往也很少。尽管失去了校园生活的诸多乐趣,但谢创并不后悔,丰富的项目开发经历不仅提升了他的技术水平,也锻炼了他的纪律性及团队合作意识。

  即将毕业时,他拿出自己的简历,与其他同学比较,差距显而易见——同学的课设相当于他的一个小项目,同学的项目仅相当于他的一个课设。

  毕业前,谢创放弃了保送本校研究生的机会。“大学都是在各种各样的项目中度过,其实跟读研的过程也差不多,又何必再读研呢?”

  参加校招时,他将简历分别投递给腾讯、百度和淘宝三家公司,顺利获得腾讯和百度的工作机会。

  选择哪家公司?那时的谢创认为腾讯只不过是一家“山寨”公司,于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百度。而后来的所见所闻,令他对这两家公司有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看法。

  领导分配的任务很少,以至于谢创经常主动要求:“给我多派点工作吧,多派点工作吧”

  2012年7月,谢创入职百度,成为一名客户端程序员,参与百度浏览器的开发。

  浏览器并非百度的核心业务,项目组经常更换办公地点,从一幢楼搬至另一幢楼。领导分配给他的任务也很少,以至于谢创经常主动要求:“给我多派点工作吧,多派点工作吧。”

  同学聚会时,别人好奇地问他在百度做什么,他回答开发百度浏览器时,对方总会面露惊讶之情:“咦,百度还有浏览器?”

  这让谢创觉得自己的工作缺乏存在感,就连身为开发者的他们,也都不太喜欢自己正在做的产品。

  利用业余时间,谢创开发了一款名为《我只在乎你》的一键式关注应用,2012年9月发布于Windows Phone应用商店,广告语是“一个人,两个月,四个平台”。

  谢创认为,市面上的社交平台已经很多,每个平台上的消息更是铺天盖地,完全看不过来,不如做一款仅关注一个人的轻量级社交应用。而且宣传时,“爱情牌”也更有噱头。

  打开《我只在乎你》,绑定新浪微博、人人网、豆瓣等账号,选择希望关注的人,即可看到对方在这些社交平台上的所有更新,还可以发布、转发或评论内容,抓取相册中的图片。这款应用甚至还体贴地加入了分析对方发帖时段、分析对方性格、分析潜在情敌、测试姻缘指数等“奇怪”功能。

  《我只在乎你》在谢创的朋友圈内颇受好评,但市场反响平平。由此开始,他坚定了个人开发的念头。

  面向甲方的项目离最终用户太远,“很没劲儿”。谢创决定做点“有意思的东西”

  “虽然在这里能学到东西,但作为刚从学校毕业的有志青年,也应该做点有意思的东西吧。”谢创说。

  离职那天,他问领导,是不是应该给同事们发一封邮件,感谢他们这几个月来的支持。

  大学时,一次与其它项目组合作,为华为的某款路由器开发底层协议时,谢创发现,这种面向甲方的项目离最终用户太远,“很没劲儿”。

  从百度离职后,他决定做点“有意思的东西”,直接面向最终用户。他首先想到的是手机游戏。

  谢创拟定了两个方向:一是音乐游戏;二是恶搞游戏。音乐游戏涉及版权,素材获取是个难题。恶搞游戏,最先跃入脑海的是那款被称为“史上最贱游戏”的《Trollface Quest》。这款套用“暴走漫画”形象的解谜游戏,以形形色色的“坑爹”谜题而闻名,适于鼠标操作。

  随后,他又想到了自己曾经玩过的《喵里奥》,键盘操作,同样以“坑爹”为卖点——游戏中经常出现各种令人意想不到的陷阱:跳跃壕沟时头顶莫名其妙多出一个砖块,平整的地面突然塌陷,即将过关时突然出现一个不明飞行物将玩家砸死。

  谢创决定,把这两款游戏的特点结合起来,在手机平台上开发一款恶搞新作,取名《暴走大冒险》。

  游戏的日下载量涨至五六万次,而谢创从中获得的收入却很少,这让他觉得纳闷

  着手开发之前,谢创在网上查找是否有人做过类似产品。他发现,已经有人模仿《喵里奥》的风格开发了一款手机游戏,但并未获得多少关注。他觉得,这是因为《喵里奥》难度太高,完全照搬至手机平台上,并不可行。

  “应该把难度降低到一个合理的水平,对操作的要求也应该降低。在手机上玩这类游戏,玩家不应该靠操作取胜,而应该靠记住过关要点取胜。”谢创确定了关卡设计的基本思路。

  《暴走大冒险》的开发总共只花了一个月时间。对谢创来说,技术不是问题,最难的是关卡设计。他画了厚厚一沓设计手稿,二三十张,图文并茂,写满注释。

  “做关卡,基本上一个星期干不了别的。对着面前的白纸,想啊想。想到最后,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脑子里一片空白。”那一个月,他每天绞尽脑汁,终于琢磨出了三章共十八个“变态”关卡。

  2013年4月,《暴走大冒险》在安卓官方应用商店Google Play正式上架。

  发布之初,《暴走大冒险》每天仅一两千次的下载量。不久,小米手机应用市场将它与《史上最难的游戏》并列推荐上首页。短短一两天内,这款游戏即在国内各大应用市场及排行榜上名列前茅,日下载量暴涨至五六万次。

  游戏走红后,国内一家公司找上门来,称“暴走漫画”已被注册版权,未经授权不得使用

  作为一款免费游戏,《暴走大冒险》主要依靠内置移动广告盈利。移动广告平台会根据广告的点击率或广告投放效果,支付开发者以一定的报酬。但结算时,移动广告平台统计的点击率等数据,与开发者自己统计的数据并不一致,扣量现象严重。

  谢创决定改用以广告展示量统计报酬的Google广告平台。之后,这款游戏每个月为他带来的收入,与一名高薪IT从业者的收入相差无几。

  由于谢创没有美术基础,绘制关卡用的是最原始的线条加方块的组合,游戏角色则直接使用了“暴走漫画”的形象。他事先查证过,“暴走漫画”的素材由国外网民集体创作,并无具体的版权归属。并且,App Store应用商店也有很多上架游戏使用了“暴走漫画”的形象,并未产生版权纠纷。

  然而,游戏发布后不久,国内一家公司找上门来,称“暴走漫画”已被注册版权,未经授权不得使用。

  “既然人家注册了版权,不管怎么说,法律上已经归属他们了。”谢创说。一个月后,他将游戏中一切与“暴走漫画”有关的素材,全部更换为自己手绘的角色形象,并将游戏易名为《奇怪的大冒险》。

  最初借用的部分《超级马里奥》的音效,也在随后的版本中被替换掉。“实在禁不住诱惑,效果太好了。用了之后,觉得跳跃的音乐就应该是那样的。”谢创惭愧地说。

  半年后,做完第六章,谢创放弃了游戏内容的更新。“一个人的脑子实在有限,想不出那么多有趣的关卡。再更新下去,没法保证质量。”

  这之后,他又花一个月时间,开发了一款名为《汪星人必须死》的游戏,玩法并无新意,画面乏善可陈,结局如他所料,“平庸之作没有市场”。

  他也担心,自己是否太过顺利。但总体来说,他觉得现在很好,没有比现在更好的生活了

  一间十多平米的小屋,收拾得井井有条,既是谢创的住所,也是他的办公室。书架上,摆放着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以及乔纳森·弗兰岑的《自由》。弗兰岑的这本小说,刻画了“拥有太多自由带给人的诱惑与负担”。

  一黑一白两台电脑,占据了书桌的大部分空间,设计稿不得不摊在键盘上。书桌前的白墙上,挂着一块小黑板,贴了十多张便签,写满待解决及已解决的问题。黑板顶端,谢创用白色粉笔写了一行字:“今天是个好日子!”

  大学期间,课业繁重,谢创无时无刻不憧憬着毕业后的工作,认为那是“享受的开始”。如今,他已不再憧憬办公室的日子,而是过上了惬意自在的生活——不用挤公交或地铁上班,不用在课程设计与项目之间奔波,每天早晨9点起床,看书、玩游戏、学画画、学乐器,中午自己做饭,天气好的时候,坐地铁去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跑步,再去附近的商场吃饭、看电影。

  “刚开始,一个人看电影,觉得很不好意思,担心别人把我当成怪人。现在觉得,一个人看电影也挺好。”谢创说。

  他和大学同学一起租住在北京回龙观,五个人,四室两厅。对他来说,这已经够了。“我们这样的小年轻,如果不考虑买房,生活成本是可以忽略的。每月一千五到两千的房租,一年赚的钱可以租好几年房。”

  尽管《奇怪的大冒险》的收入已经开始下滑,但谢创对目前的状态仍然很满意。家人身体健康,自己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经济压力,积蓄足够他再支撑一两年,继续他的个人开发生涯。

  有时候,他也会焦虑,焦虑自己是否太过顺利,焦虑未来是否有大的挫折在等着他。但总体来说,他觉得现在很好,没有比现在更好的生活了。

  上学时,老师对谢创说,你要抓紧时间读书,工作后就没时间看书了。谢创工作后,依然每天看书。

  毕业前,谢创在某IT网站上看见一个调查结果,大学刚毕业的程序员,薪水一般在四千至六千元之间。毕业后,他的薪水远不止这个数。

  工作后,谢创经常听人发表经验之谈: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不适合创业。如今,他也算是创业了,却没觉得有多么艰难。

  今后,谢创仍然打算在游戏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我以前挺‘自恋’的,觉得自己是个很有想法的游戏开发者。在好朋友面前,也常常调侃自己是‘艺术家’。但看了《独立游戏大电影》之后,我发现国外那些游戏开发者才是真正的艺术家。”

  尽管《奇怪的大冒险》为他带来了不菲的收入,但他始终觉得这款游戏有点“二”,格调不高。“如果能做出一款像《Super Meat Boy》、《Fez》那样的独立游戏,我就知足了。”

  程序员出身的谢创,买了块画板,摆在小屋里,开始自学画画,每天五个小时,练习人物线稿,为“更艺术”的游戏做准备。

一个90后的暴走大冒险_《见证》系列专题第74期